• <span id="b6qs1"></span>
        1. {{ title }}
          {{ errorMessage }}


          {{ errorMessage }}





          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首页 > 校园
          宋玺:练成文武艺 万里赴戎机
          2018-08-16    来源: 《大学生》杂志  

          blob.png

            在亚丁湾护航的舰队上,宋玺的文、武、艺都派上了用场,她用专业知识给战友心理疏导,用歌声鼓舞情绪,她是舰上唯一的女子特战队员。

            短发、海魂衫、黑裤子……宋玺帅气带着军范儿。7月,宋玺已退伍一年,大四也结束了,她在北大心理学院接着读研,心理咨询方向。宋玺自认为仍有孩子般好奇心、探索欲。她好奇和探索的“谜”有一个关于自己:她为什么着迷当军人?

            “万岁军”38军中,有宋玺的父亲的青春岁月。宋玺出生在军营,五岁父亲转业,才离开部队大院。离家不远处驻扎着坦克部队,每次路过,宋玺都会一边盯着全副武装的哨兵,一边小步挪向禁区红线,只为离军营近些再近些。

            高考时,宋玺想报军校,父母说部队太苦,不适合女孩子。来北大后,每到征兵季,宋玺都想再圆从军梦。大一大二,两次和父母沟通都被反对;大三下学期,宋玺直接去报了名,她再无法拒绝这回到军营的最后机会。

            一朵两栖霸王花

            进入新兵连第一天,宋玺就听说了“两栖霸王花”的海军陆战队女子两栖侦察队。连长告诉新兵们,“两栖霸王花”既有钢铁般的军人斗志也有阳光般的少女情怀,上刀山下火海,无往不胜,只有少数极优秀的新兵才能被选中。这让宋玺心向往之,连长“吓唬”她:“每年海军陆战队都会死人的。”“像海军陆战队这样的作战部队,训练演习中发生少数死伤事件是正常的,这在任何国家都一样。”宋玺说。

            宋玺制定全面又苛刻的计划,玩命训练。五公里越野、攀爬铁丝网、实弹射击……最终,宋玺成为了一朵“霸王花”。

            更艰苦的训练开始了,但她高中打篮球时受伤的半月板旧伤复发,每次扎马步、武装越野后都疼痛不已,甚至走路都困难。“这种挫折真的是毁灭性的……我害怕训练跟不上进度,愧对前辈们用血汗赢来的两栖霸王花美誉,更不舍自己的梦想半途而废,所以硬要跟着跑,跟着练。”宋玺说。她争分夺秒训练:看新闻时也扎马步或做平板支撑;3分钟吃完饭,马上又练;洗澡时把衣服一起洗……

            一次,宋玺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海训。期间,宋玺在荒岛上仅靠两升水、三两米、三个土豆和三个洋葱生存了三天三夜。一天夜间倾盆大雨,帐篷被打了一个口子,雨水冲了进来,她与同伴下意识地背靠着背,用身体为怀中的枪挡雨,“人湿枪不能湿,这是第一反应。”

            在一次模拟直升机空降的滑索训练中,队员们身系保险绳,从五六层楼高的地方滑下来。连长再三强调,把自己蹬出去的同时,一定手松保险绳,不然可能会发生意外。但就在宋玺蹬出去的那一刻,保险绳没有松开,身体重重地砸了回去,顿时大腿撞得疼痛钻心。好在宋玺反应及时,接下来的规定动作顺利地完成了,平稳着地。回到宿舍一看,大腿处一大块充满黑血的肿块。两个月后,肿块演变成一个五厘米×三厘米的瘤子。医生建议手术切除,宋玺不愿耽误训练拒绝了。好在过了一段时间,瘤子自己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大洋 舰队 文武艺

            宋玺参军两年的最后一段是在亚丁湾护航,半年多的时间,她的文、武、艺都得到了尽情施展。

            2016年12月至2017年7月,宋玺参加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。亚丁湾海盗频频,2017年4月8日,一艘外籍货船遭遇不明数量海盗登船袭击,中国海军的16名特战队员急速出击,经过7小时战斗,成功将19名船员解救,将海盗一网打尽。宋玺是舰上唯一的女子特战队员,她在后方为登舰的战友提供支援。

            在军舰上,宋玺还发挥心理学专业所长,给随舰护士打下手,为战友们排除心理问题。海上七个月,舰上生活很难熬:与外界联系只有几部卫星电话、食物每半个月补给一次、几乎天天倒时差……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下,难免会出现焦虑等心理问题。“尤其是倒时差,白天黑夜都无法入睡,非常难受。”宋玺说。

            看到战友们的心情变好,宋玺下定决定,毕业后读研继续从事心理研究。

            2018年电影大片《红海行动》推广曲《红旗飘飘》是由宋玺演唱的。她曾两次进入北京大学十佳歌手大赛的决赛,一次还获得了季军。她作为北京大学合唱团的领唱,曾出战拉脱维亚的第八届世界合唱比赛,为中国赢得了两枚金牌。宋玺喜欢唱红歌,参加过海军陆战队巡演。舰队上,她最喜欢的一曲《我爱你中国》,为战友们演唱了无数遍。

            两年的义务兵,宋玺解开了自己当军人的“谜”,穿上军装,也许能理解父亲为什么转业后不与她交流军中的往事,因为很多道理靠说不一定能明白,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亲身实践。

            文/本刊记者 尹颖尧


         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          赞赏支持
          赞赏金额(元):

          支付方式

          立即支付

          打开手机微信,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,即可完成支付

          大学生杂志社官方微信

          支付成功,谢谢支持

          关闭
          澳洲三分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